首页 > 科技·最新奇 > 暴雪与网易“离婚”:都是钱的事....

暴雪与网易“离婚”:都是钱的事

来源:,暴雪,网易 编辑:财经数据 浏览:87 发布:2022-11-22 21:49:49

北京时间11月17日上午,美国游戏公司暴雪娱乐发布声明,称其与网易的现有授权协议将于2023年1月23日到期。届时,该公司将暂停在中国大陆的大部分暴雪游戏服务,包括《魔兽世界》《炉石传说》《魔兽争霸III:重制版》《守望先锋》《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III》和《风暴英雄》。

两家公司长达14年的合作将于明年大年初三正式结束。

“停服对公司双方、对所有玩家来说都是损失最大的一种做法。”暴雪系列游戏《炉石传说》的一位头部主播表示,有关两家公司“代理权纷争”的讨论早在半个多月前已经在玩家社区NGA上出现,但确认“暴雪和网易分手”的消息时,玩家和主播仍感“震惊”。

“过去一段时间,整个谈判过程难度远超出网易方面的预期。对于一些涉及可持续运营和中国市场及玩家核心利益的关键性合作条款,动视暴雪的要求是不可接受的。”当晚,网易Q3财报电话会上,网易创始人、CEO丁磊回应了与暴雪合作的问题。丁磊承诺:“对于中国玩家,我们会尽全力做好善后工作,为玩家服务到最后一刻,保障玩家的消费者权益和信息安全。”

就在当晚,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2022年11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共70款游戏获批,包括腾讯的《合金弹头:觉醒》、网易的《大话西游:归来》、完美世界的《迷失蔚蓝》等。受此番消息影响,网易股价暴跌后再次上涨。11月17日,网易在港股市场开盘下挫,跌幅曾一度超14%,当日收盘报103.50港元,跌9.05%。次日,网易上涨近7%。

暴雪与网易“离婚”:都是钱的事

不体面的分手

对于双方解约的原因,网易在《致暴雪游戏玩家的一封信》中解释:“无法就一些涉及可持续运营,和中国市场及玩家核心利益的关键性合作条款与暴雪达成一致。今天,动视暴雪公司宣布将与网易中止合作,我们不得不接受此决定。”

一位接近网易谈判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暴雪方面提出,续约签字时,网易需预付两年合作款,金额达数亿美金。“不是根据实际营收,而是根据未来两年的增长预期给钱,这是不可接受的事。”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另据虎嗅报道,双方“无法达成一致”的条款还包括:暴雪方要求分成比例较2019年~2022年合约期进一步提高;网易研发暴雪其他IP手游在全球发行,但只享有中国区市场营收分成,且网易须缴纳保证金;对于国内游戏版号问题,暴雪方提出了不可承诺的约束性条款。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情况基本属实,但并非全貌。以游戏IP开发为例,网易也是看重暴雪游戏IP的市场前景,开发手游后,两家分做海内外市场是基于各自利益的协商结果。虽然网易只能享有中国区市场营收分成,但与收入相对应的,暴雪在海外市场的运营成本也更高。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除了财务条款之外,暴雪与网易终止合作的关键症结,还在于“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和“对中国各地数百万玩家数据的控制”。很快,“暴雪想要中国百万玩家数据”的话题直冲微博热搜榜第二位。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根据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暴雪基本不可能索要中国用户数据。但据他了解,暴雪和网易确实在“合规”上没谈拢。这位业内人士解释说,暴雪和网易的合资公司不必再过合规,需要合规的是收购暴雪后的微软与网易的联营事业,“暴雪不配合,从逻辑上说得通,合理但不合情。”上述业内人士说。

双方的合作终止早有预兆。今年11月8日,动视暴雪在2022年Q3财报中便已指出:公司在中国签约的代理协议将于2023年1月到期,公司正在讨论续签协议,但最终可能无法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更早之前的8月,有消息称,暴雪与网易合作的《魔兽世界》IP手游项目已经被取消,相关的开发团队也已经解散完毕。该项目已经合作开发3年之久,开发团队人数超过百人。项目被取消的原因是暴雪和网易在合作条款上出现了分歧。不过到了10月底,暴雪在招聘信息中,又传递出了魔兽手游项目复活的信号,暴雪决定招聘一位高级角色概念美术师,来参与魔兽IP移动端的项目研发。

微软对暴雪的收购,也可能是双方分手的一个激化因素。今年1月18日,微软宣布将以687亿美元现金收购暴雪。在收购消息公布当天,暴雪股价大涨,一度超过45%,而微软股价却大跌。这次收购在资本市场看来是一种非理性的操作,暴雪带给微软的商业回报值得商榷。

收购尚未完全完成,且动视暴雪CEO鲍比·科蒂克此前被曝出性骚扰、性别歧视等丑闻,有媒体分析,暴雪部分高管可能会在收购完成后离开。此次续约谈判过程中,暴雪提出诸多“不平等条约”,也体现出了暴雪的“急迫”。“圈内猜测,或是高管套现离职,或是短期内拿出更多业绩,以求收购完成后在微软游戏体系博得更高职位,都是有可能的。”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这波操作对暴雪高管来说,赢了稳赚,输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初衷早已开始起变化

双方摆上台面的数据似乎都在证明解约不会对自己造成多大影响。

动视暴雪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中国市场对动视暴雪的总收入贡献比例很低,只有3%。网易也在三季报中提及,代理自暴雪的游戏,对网易2021年和2022年前九个月的净收入和净利润贡献百分比,均为较低的个位数,授权到期对网易的财务业绩将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动视暴雪分为动视、暴雪娱乐和king三大业务板块,2021年动视暴雪共计收入88.03亿美元,与网易有直接业务往来的暴雪娱乐占其中19.69%,约18.27亿美元。当计算分母变为暴雪娱乐后,中国市场的贡献占比从3%提升到了14%以上。从网易近三年的财报来看,游戏授权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均未超过10%,2021年为9.5%,“贡献比仅为个位数”的暴雪游戏在网易“代理”业务中也算是重要一环了。

但两者的江湖地位,却走向两个方向。不同于暴雪娱乐江河日下的处境,网易的网络游戏业务收入逐年增长,从2013年的83.09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628.06亿元,网易总收入也从2013年的91.96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876.1亿元。在代理暴雪的14年中,网易已成长为国内仅次于腾讯的第二大游戏公司。

暴雪已经不是十多年前的暴雪,网易也不再是当年的网易。

在暴雪众多老玩家心中,早年的暴雪游戏是超越自身时代的存在。2004年暴雪开发完成网游《魔兽世界》,全球在线活跃用户超千万,是当时最成功网游之一,暴雪公司凭借《魔兽世界》获得了第59届科技与工程艾美奖网游开发奖项。

2004年4月,第九城市拿下当时暴雪旗下热门游戏《魔兽世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根据第九城市2008年的财务报告,九城2008年净营收为2.504亿美元,主要来自于付费网络游戏运营的净营收的增长,其中《魔兽世界》的贡献约为2亿美元,占80%左右。由于营收的增长,第九城市的利润也随之上升,总体毛利润为1.144亿美元,根据《魔兽世界》的贡献度推断,2008年内《魔兽世界》全年的毛利润最多是1亿美元。

就在与九城合约期满之际,暴雪果断抛弃“旧人”,携手“新欢”网易。当时的摩根大通分析师迈克尔·帕切特曾根据《魔兽世界》在中国的付费用户数目分析,暴雪此前与九城的合同显示,暴雪从《魔兽世界》在中国的运营收入中获取22%的分成,据估计约为5000万-5500万美元之间。虽然与网易的合同细节尚未透露,但估计分成比例将高达55%,这意味着1.4亿美元的收入。

暴雪是当年代理权之争的最大赢家,而网易也拿出了真金白银作为“聘礼”。网易2008年度陈述表显示,网易要为《魔兽世界》《星际争霸2》《魔兽争霸3》及战网付出总计3.015亿美元费用,按当时汇率约为20.5710亿元,这还不包括购买运营所需的硬件设备等费用。而且,网之易在3年中需最少提供1.1亿元,用于购买硬件设施,这是当年九城支付给暴雪费用的至少4倍。

这场联姻一度非常甜蜜。时任网易《魔兽世界》项目负责人的李日强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示,网易与暴雪“相见恨晚”,并称“两家公司都是研发型企业,高管都有开发背景,而且都是‘慢工出细活’的做事风格”。

合作之后,网易2009年四季度和2010年一季度的游戏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增长60%和50%。2016年,现象级游戏《守望先锋》发售,仅国服销量就超过500万份,占总销量的四分之一。基于过往八年的良好合作,2016年,暴雪和网易共同宣布续签在华游戏运营权。

又一个6年合约即将期满之前,双方的初衷早就已经开始起变化了。

“暴雪的衰落是一系列商业决策的结果,与游戏制作团队关系不大。”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说。2007年,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动视与暴雪母公司维旺迪签署了一份协议,将维旺迪游戏以及其旗下的暴雪娱乐等公司,与动视合并,创建当时全球最大的在线和家用机游戏发行商动视暴雪。在管理高层,暴雪基本没有话语权。

2013年到2016年,手游兴起,暴雪却忙着为自己赎身,一边炒冷饭赚钱,一边和董事会斗争,慢慢回购股份。其间,暴雪耗时7年投入数十亿研发的多人在线游戏《泰坦》因资金原因和市场变化被砍掉,被业内视为暴雪走下神坛的重要节点之一,此后的暴雪几乎再没推出过颠覆时代的创新之作。

在代理暴雪游戏期间不断壮大的网易,也在寻求更多的合作形式。今年7月,两家公司联合出品的《暗黑破坏神:不朽》上线,传承了经典暗黑画风和恢弘的世界观,并针对移动平台,创造了全新的故事剧情和玩法。根据Appmagic数据,《暗黑破坏神:不朽》首月为暴雪带来了4900万美元的营收,下载量超过了1000万次。

不过,不少玩家表示,这款游戏氪金过重,已经到了“不氪金就玩不下去”的程度。据YouTube频道Bellular News计算,玩家要把一个角色的性能培养到满级需花费11万美元,而如果不花钱,则需要10年。

暴雪11月17日发布的公告称,《暗黑破坏神:不朽》的共同开发和出版不在“解约”游戏名单中,将由一个独立的长期协议约定并将继续下去。

“婚变”后的残局

“玩家和主播是受伤最大的群体,他们从来不是双方博弈的筹码,只能被动接受结果。”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自己也曾是暴雪游戏的玩家,国服停止后,还可以去国际服玩,但玩家人数必然会减少。

没有玩家基础,游戏主播很可能面临流量流失的困境,适合直播的游戏本来就不多,转型做其他领域直播,可能不火,也可能加剧存量市场的内卷,饭碗难保。

除了缅怀青春回忆,玩家最关心的是游戏数据和资产。网易在公开信中承诺:将全力履行自己的职责,为玩家服务到最后一刻。针对大家关心的退费、游戏数据、虚拟财产、游戏权利等相关问题,网易将尽最大可能和动视暴雪公司协商,以最大程度保障中国玩家利益。并力求双方从速制定方案,尽快启动退款等相关工作,并将通过“暴雪游戏服务中心”公众号等官方渠道,持续向玩家通报相关工作进展。

一位前游戏公司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至少在暴雪官宣解约一周前,他就得到了内部消息。暴雪背刺网易或许是真,但网易也不见得如此被动,当下放低姿态,也是为了稳住玩家的心,为将来继续代理暴雪游戏做准备。

在暴雪宣布和网易解约后,多家互联网和游戏公司被传出有与暴雪谈判的潜在意向,包括腾讯、完美世界、米哈游、哔哩哔哩、字节跳动等,暂未得到官方承认。腾讯方面回应称,内部暂时没有相关消息,“暴雪版权的问题建议以暴雪官方回复为准”。

版号问题成为其他公司接受暴雪游戏的最大阻碍。目前暴雪游戏的版号归属于网之易公司。据2009年《国务院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管理的通知》,经新闻出版总署前置审批或进口审批的网络游戏,变更运营单位的,须重新办理前置审批或进口审批手续,自运营单位变更之日起至重新获得批准期间,网络游戏应停止一切运营服务。违者,按非法网络出版处理。距离上次颁发进口游戏版号已经过去500多天。

“严格来讲,没有版号的游戏不能上架,就算上架也只能是测试,不能开通收费功能。”上述业内人士说,而等待版号的时间无法预测,短则数月,长则以年计,按照暴雪提出的条约,新代理商要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预付两年费用,在经济下行大势下,各家公司决策趋于保守,冒险接盘的可能性较小。

针对暴雪或微软自己建立团队运营游戏的传闻,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可能性更小”。即将面临停服的暴雪“全家桶”包括7款游戏,重新搭建团队成本过高。“最大的可能是,微软完成收购后,重新选择网易。”该业内人士说。

网易在《致暴雪游戏玩家的一封信》最后写道:“如有可能,我们希望暴雪的离开只是暂时的。在停服之后,我们将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坚守,不轻言放弃。相信相逢的人总能再相逢。”这是否意味着网易也做好了重新代理暴雪的准备,网易方面对此未有回应。

频道热点